柠檬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柠檬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IP热潮亟需冷分析

发布时间:2020-07-13 11:35:36 阅读: 来源:柠檬酸厂家

3月8日,一年一度的“上海电视剧制播年会”如期举行。这个由SMG影视剧中心主办的制播年会,至今已走过了十余载,被视为国内电视剧行业的风向标。今年,来自全国各地广电系统、知名影视制作发行公司的近千名嘉宾齐聚上海,再度为电视剧行业把脉问诊。

有意思的是,在年会的论坛环节,不管台上的论坛嘉宾是以幕后制作见长的《芈月传》导演郑晓龙、《琅琊榜》制片人侯鸿亮、《大好时光》编剧王丽萍,还是以幕前角色取胜的胡歌、靳东,几乎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聚焦在电视剧的“IP热潮”上。

IP剧已成半壁江山

所谓IP,即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的缩写。在国内,这个词最早被用在网页游戏行业,很快,就成了影视剧行业的香饽饽。而从影视剧行业的狭义理解而言,IP其实最主要被用来指代一种类型——根据网络小说改编的影视剧项目,与影视编剧原创相对。

刚刚过去的2015年,我们已经见过太多IP电影:《寻龙诀》《九层妖塔》《何以笙箫默》……而在电视剧领域,统计数字也一目了然:以东方卫视为例,2015年总共播出18部电视剧,其中原创剧占56%,IP剧占44%,几乎将近一半。

不仅是IP剧占据半壁江山,许多以网文为基础创作的网剧,更如风头火势:2015年,全国电视剧总产量为395部,合计16000多集,较上年只增加了500集;而网剧数量,却足足增长了7.7倍!从2014年的1400集增加到了12900集。即使网剧大多短小,只有传统电视剧的一半,但如此大的总量,还是让网剧几乎达到了电视剧体量的一半之多。

与此同时,2014年时还箭在弦上的“台网融合”,到了2015年,已成万箭齐发的局面。犹记得去年年会上,与会嘉宾被问及“何时会出现第一部反哺电视台的网剧”时,还多有保守,持观望之姿,到了现在,台网同播(《他来了请闭眼》)、先台后网(《新婚公寓》)、先网后台(《蜀山战纪之剑侠传奇》),都已经有了不少例子。

从前,我们只知道看视频网站的人越来越多,用手机上视频网站的用户已经超过了电脑。而眼下,台网联动还为传统电视台带来了观众年龄层次的变化:据央视索福瑞统计,和2014年相比,传统电视台的观众年龄,也有年轻化的趋势——25-34岁的人多了,35到44岁的基本持平,45-54岁的观众则有所下降。虽然和视频网站观众相比仍然显得高龄,但多年来“阿姨妈妈”占领电视剧的印象,恐怕就要被打破。

喜迎更年轻观众的电视台,于是也开始追求“爆款”。似乎默认:只要是热门网络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就一定能获得很高的收视率。若问互联网时代给影视剧行业带来了什么“剧变”?回答一定是:“IP热潮”。

“IP疯潮”五大“痛”

在制播年会上,SMG影视剧中心主任王磊卿,将“IP热潮”更进一步,称之为“IP疯潮”:“如果说2015年是IP热潮,那2016年已经是IP疯潮。热门IP资源遭遇影视剧市场疯狂掠夺,已将近85%。”

然而,疯狂抢夺的表象,却掩盖不了“IP疯潮”的五大“痛”:

IP之痛,首先就痛在价格上。

据《甄嬛传》和《芈月传》的导演郑晓龙透露,当年自己买《甄嬛传》影视版权的时候“非常便宜”。但是现在,IP市场已经被疯狂抢购了85%,价格自然水涨船高。剩下的15%,即使质量远不如当年的超级IP,也将被翻了好多倍的价钱哄抢而去——这情形,就像大家都看涨房地产市场,中介就会告诉你:今天500万你不买,明天就600万了,后天就700万了。和IP一样水涨船高的还有演员的身价。据编剧王丽萍说,她遇到过一位演员,一部戏的片酬已经高达6500万人民币,如果按40集来计算这部电视剧的长度,换算下来,每集的片酬超过150万,比前两年传说片酬最高的吴秀波(七八十万一集),还要高出一倍。而与此同时,王丽萍也无奈地表示:编剧却好久没涨价了。

第二痛,痛在重复。

前几年看起来还很摩登的探险盗墓、升级打怪、玄幻魔幻题材,如今也迅速沦为新的俗套。王磊卿总结了IP剧的8种俗套类型:小鲜肉,小花朵,外貌协会;卖萌卖腐,霸道总裁玛丽苏;玄幻魔幻变虚幻;五毛特效成噱头;潮牌风尚视觉控;欧巴翻拍来淘金;网红新星成新宠;弹幕营销吐槽狂欢——随便你找来哪部IP剧,基本上都脱不了这些关键词——去年不知道多少人追过的《太子妃升职记》,则竟然还能包揽这全部8种俗套(虽不是欧巴剧翻拍,也每集都要喊几声欧巴)。

第三痛,痛在炒作。

IP炒作,总离不开这三板斧:溜粉,热搜,营销号。啥叫溜粉?就是在各大网站上刺激粉丝躁动起来。有业内人士向《新民周刊》总结了“溜粉”的方法:在晋江、天涯、豆瓣等网站上放出IP筹备消息,公布预选中的男主女主,从而吸引小鲜肉和小花旦的粉丝们互相嘲讽、开撕,制造热度。随后,花钱买热搜,通过收买营销号的方式,在微博微信扩散论坛的消息,让段子手、漫画作者把剧中可以传播的段子、可以炒的CP拿出来集中传播,再吸引粉丝进行二轮传播……最终,不管你是支持还是反对,剧集的关注度都妥妥地升上去了,IP热度也进一步炒高了。在业内,微博大V和微信大号都有明码标价,炒作三板斧早就形成了流水产业链。

第四痛,痛在数据造假。

部分影视公司专门针对各大网文的点击排行榜下单买IP,一些原创网站看到大家都直奔IP而来,只看大数据,不看内容,立马也想出了生财之道——制造虚假流量,炒高IP价值,以此抬高IP的版权价格。甚至于部分电视台,为了显示自己的IP剧影响力巨大,也不惜假造收视率数据。

第五痛,痛在抄袭。

人的创造力毕竟是有限的。虽然网络小说作者已经是每天能更新上万字的奇特生物,也总要面临无以为继的瓶颈。而许多新兴作者为了迅速走红,便采用拼凑其他作者“故事梗”的方法,快速更新,达到炒红IP的目的。比如悬疑刑侦类的网文,就非常容易被抄袭。抄袭者为了规避风险,还会东抄抄西抄抄,这里结合一段美剧,那里融入一段日剧,人设变一变,情节福州银屑病医院转一转,重新做个排列组合,都能大杂烩出新的故事来。还有作者抄完之后自掏腰包刷点击量,以求最快速的IP变现。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真正的大IP都是至少有五到十年市场积淀以上的,比如顾漫、沧月、匪我思存、桐华、猫腻、蝴蝶蓝的作品,比如《诛仙》《全职高手》《鬼吹灯》《盗墓笔记》《斗罗大陆》《九州》系列等等。而抄袭的IP则往往上升非常迅速到不合常理的地步。其实,许多抄袭并不能逃过读者的火眼金睛,民间还有自发的“反抄袭联盟”组织,但这些仍然并不妨碍他们以高点击量获得影视公司青睐——曾经被网友指出抄袭了几百本小说的vivibear,作品仍然被改编成影视剧。部分影视公司的明知故犯,也纵容了抄袭现象的屡禁不止。

IP剧不一定是品质保障

其实,即使没有这些“痛”,即使不存在弄虚作假,IP剧也并不一定就是品质保障。制播年会上,身处电视剧制作一线的王磊卿也总结了网络小说影视化过程中的几个误区。比如:缺少意识形态敏感性,风险项目雷区重重——今年,广电总局特别指出,电视剧中的现实题材剧一定要高于50%的比例,不能光是神魔、玄幻、大IP。还有:影像化难度估计不足,窄众趣味话题,扩展性不足——总而言之,大数据并不是百发百中的IP翻译神器,反而,这个翻译神器会存在许多漏洞。

将网络小说拍成过好几部超级剧王的郑晓龙导演,也非常认同“IP剧并不一定是品质保障”。在他看来,他的《甄嬛传》《芈月传》并不算是网络小说剧:“创作的时候有我自己的价值观,《甄嬛传》不是大家所想象的单纯宫斗,而是反帝反封,批判后宫婚姻生活,讲了一个‘想爱而不能’的悲剧。《甄嬛传》在美国播出的时候,宣传片里打的口号是:‘一个不屈的灵魂’,‘一个女人,对抗整个大清帝国’。而《芈月传》,只是把小说中的某一个小节、7000字,作为故事大纲。”

2015年,演员胡歌凭借《琅琊榜》《伪装者》《大好时光》三部收视耀眼、品质优良的电视剧,成为行业内外最受瞩目的演员之一,也完成了从“偶像派”到“实力派”的强势转型。对此,胡歌表示:“毕竟戏剧学院出身,我心里还是有一种对于艺术的追求,想证明自己有实力。但是苦于过早地被大家定位了,所以很难有机会可以去演到正剧,我很幸运,会有像《琅琊榜》、《伪装者》这样的剧找到我。”迄男人健康饮食今为止还没有参加过任何真人秀节目的胡歌把自己比喻成“储值卡”,认为自己作为一个创作者,在这方面比较谨慎:“我不是信用卡,不能过早透支自己。哪天遇到一个自己真正感兴趣的,才会考虑参加。”

曾经一手捧红偶像时代胡歌的唐人影视总裁蔡艺侬说得更直白:“为什么现在更多的艺人参加真人秀,因为这是一种非常快速的赚钱方式。拍戏可能很辛苦,一个戏三到四个月,真人秀十几二十天就能完成。”而演员在真人秀和影视作品之间“进进出出”,容易导致无法沉淀角色,失了演员的本职。

如今,《琅琊榜2》即将进入制作周期。制片人侯鸿亮坦言:有些公司出的价钱非常高。但最终,他没有选择出价最高的那一家,因为“想要尝试新的方式”。在他看来,“《琅琊榜》的巨大成功经验,都是拍完以后才总结的。好剧不在于原始IP的点击量有多高,而是这个IP和创作者的诉求是否吻合——未来的电视剧一定不是IP多大就有多火,而是从导演到编剧到演员,每一个专业都做好了,才会有好的呈现。”(作者: 阙政)

烟台设计西装

昆明工服订制

白城职业装订做

晋城定做西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