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柠檬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蒋家三代斗尸妖不听劝贪美色蒋俊遭残害千年尸妖不惧天雷[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43:54 阅读: 来源:柠檬酸厂家

蒋各庄有哥俩,老大叫蒋俊,老二叫蒋蛟,哥俩在一块堆儿过日子。这两天,他爹死了,哥俩商量怎么发送他爹。蒋俊会看风水,他说西张洼头枕山,脚蹬河,是个藏龙卧虎之地,要把坟地选在那儿。蒋蛟不同意,他说那地方山高水深,净闹妖精。蒋俊说:“有办法,我在那儿陪葬(就是看坟地)一百天,妖精怕阳气,我用阳气冲冲它。”蒋蛟左说右劝拧不过,只好依了他。把他爹埋好后,家里派人在坟地里搭了间窝棚,蒋俊住在窝棚里陪葬,蒋蛟天天给他哥送水送饭。

蒋家三代斗尸妖!不听劝,贪美色蒋俊遭残害!千年尸妖不惧天雷!

天黑了,窝棚里搁了张床,床头点了盏小油灯,蒋俊就在床上躺着。一会儿,打西北上来天头了(上来天头,方言:变天了)。风呼呼地刮,雨哗哗地下,雷咔咔地围着窝棚打,外边鬼哭狼嚎,真疹人。蒋俊吓得够呛,赶紧把门倒锁上,用被蒙住了脑袋。外边雷鸣电闪地一直闹腾了一宿。第二天一早,蒋蛟来送饭,听他一学说,劝他说:“哥呀,你快家去吧!人死如灯灭,啥陪葬不陪葬的!”蒋俊说:“不中,我怕人家把这儿的好风水破了,死活也得呆够这一百天。”蒋蛟劝不动他,只好叹了口气回去了。说也怪,第二宿就没再闹腾,不打雷也不下雨,外边鸦么雀静的没有一点动静了。

过了三天,蒋俊想回家看看。他走到庄西头庙台上,一个姓袁的老道在庙台的树荫凉里摆卦摊,旁边还有不少人看热闹。蒋俊刚走过去,袁老道发话了:“嗯,蒋大先生气色不赖呀?可惜,今黑介就得变妖精粪。”蒋俊一听,打了个冷战,赶紧拐回来:“先生,请问这话从哪儿说起?”袁老道说:“你还不知道?西张洼坟地里有个妖精,是死孩子精得道,有一千年的道行。这妖精厉害,专吃人心哪!头一宿它就在你窝棚边猫着,天上打雷就是击它的。你别去看坟了,到我庙里躲躲吧。”蒋俊心里话,净瞎白话,我在坟地里呆了三宿,咋没看见妖精?他对袁老道说:“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我说了要给我爹陪葬一百天,半道上回来,不是没信用了?”他不听老道的话,到家里看了看,取了点吃食,又到坟圈子里去了。

蒋俊来到坟地里,月亮刚好出来,照得坟地里白花花的一片。离他不远的地方,有个人在石头上坐着。走近细瞅,是个美貌姑娘。她脸是桃花色,眼睛像黑葡萄,头上梳了两条大油辫子,戴满了金银首饰。蒋俊一看美人,乐得魂都没了,早把袁老道的话忘得一干二净。蒋俊上前作了个揖问:“这位妹子,你打哪儿来呀?”姑娘用袖子一捂脸,哭哭啼啼地说:“唉,好人没好命呀。我亲妈死了,后妈成天打我,活着有啥意思呀?我黑灯瞎火地走到这儿,惦记跳山涧死了。大哥,你要不嫌弃我这苦命人,我跟你去看坟吧。”蒋俊说:“那可不中,你才十八九岁,我都四十多岁了,让别人知道,算个啥呀?”姑娘说:“你不要我,我就跳山涧死了。”说完又哭起来。蒋俊说:“你不嫌弃我就跟我去吧。”两人手拉手地来到窝棚里,蒋俊把从家带来的酒肉摆在桌子上让姑娘吃。这姑娘也怪,小嘴不大,吃得不少,一口能吃一斤肉,一憋气能喝一坛子酒。蒋俊早乐蒙了,哪还顾得上起疑心?两人吃饱喝足就同床睡觉了。

睡到半夜,西北边又上来天头了。雨哗哗地下着,雷咔咔地打着。雷不前不后,总是围着窝棚打。蒋俊醒了,要点灯。姑娘说:“别点灯,我出去把雷赶散。”她把门倒扣上,不让蒋俊出去,她一出门,“傲”的一声,变得一丈五尺高,脑袋像柳斗,嘴巴像血盆,两眼像灯泡。红头发,绿脸蛋,两只虎牙呲出去一尺远。它头上戴了顶大白帽子,这白帽子是纸花车(人死后会扎纸车、纸马烧掉陪葬,意为送死人上西天。)变的,发出一股死人的臭味,能防雷。它把帽子晃一晃,雷就后退一步;晃两晃,雷就后退两步。一会儿,雷声住了,雨也停了。它又变成个美貌姑娘,回窝棚去了。

打这儿以后,姑娘天天陪着蒋俊喝酒说话,蒋俊过得挺开心。过了几天,蒋俊又想回家去看看。到了庄头,又打庙台上过,袁老道还在那儿摆卦摊。蒋俊看到袁老道,不凉不酸地说:“袁先生,你的卦不准呀?你说我得变成妖精粪,我这不好好地回来了么?"袁老道冷笑着说:“哼,这几天家里送了那么多酒肉,你都给谁吃了?它一顿能吃半拉猪,你没看见?等着吧,早晚它得吃了你!”

蒋俊鬼迷心窍,把老道的话当成耳旁风。他到家看了看,拿了不少酒肉,准备回去给姑娘吃。再回到西张洼时,天快黑了,远远看见窝棚里点着灯。蒋俊忽然记起袁老道的话,把手里的东西撂下,鞋脱掉,摄到窝棚窗前,想看看姑娘在干啥。他扒着窗户往里一看,那姑娘坐在灯前正念叨呢:“蒋俊呀蒋俊,今黑介我就吃了你!吃完你再吃你儿子,吃完你儿子再吃你孙子,吃完你家三辈人心,我就能成仙了。”蒋俊吓得脸都白了,赶紧往后退,一退摔个仰巴叉。妖精叫道:“蒋俊别走!”“嗽”的一声从棚顶上窜出来,一下子把棚顶冲到天上去了。它变得一丈五尺长,张着大嘴巴子,冲蒋俊扑了上来。蒋俊一转身,又闹了个大前趴。正在这时,天上又打起了响雷,扎眼睛的闪电围着妖精转磨磨,妖精赶紧摇晃它的纸花车帽子防雷。趁这空子,蒋俊连滚带爬地往家跑。到了家门口,往门扇上一靠就吓死过去了。

家里人把他搀进屋,放在床上。蒋俊醒过来,把碰到妖精的事向家里人一说,家里人都吓坏了。蒋蛟说:“咱还是去求求袁老道,也许他能治服妖精。”袁老道的庙在东山上,一家人套上牛车,拉着蒋俊去见袁老道。一见袁老道,全家人都跪下磕头,“先生,求求你给想个办法吧。”袁老道连连摇头:“连天兵天将都拿不了它,天雷都伤不了他,我有啥办法?它有一千年道行,我才一百年道行,我治不了它呀!”一家人跪那儿不起来,一劲儿磕头。袁老道拿出一把宝剑交给蒋俊说:“这剑叫法兰剑,能自动飞出来杀人,你拿回去挂在房檐下,也许能吓唬住妖精。如果吓唬不了它,你们就另请高明吧。”蒋俊回到家,把法兰剑挂在房檐下,又把大门二门都关上,把家里的伙计都叫进屋,让伙计们手里拿上家伙,围着他,他在床上用被窝把自个蒙上。他告诉大伙,妖精要进来,就抄起家伙乱打一气,把它吓跑。

夜深人静,妖精驾着妖风来了,落在对面厢房的房脊上,叉着腰板叫着:“蒋俊,你出来!不出来,把你一家子都吃掉。”这阵,挂在房檐下的法兰剑嗡嗡直响,就是飞不出来。妖精听见响动,走过去把宝剑摘下来,撅巴撅巴放在嘴里,咯吧咯吧地嚼碎吞了。吞完后还叫:“蒋俊,出来,快出来!”家里人把事先准备好的半拉猪扔出去。妖精用刀拉巴拉巴吃了,吃完还叫唤:“蒋俊,快出来!”家里人又把半拉猪扔出去。妖精说:“我不吃猪肉,单吃蒋俊的心!”它伸出大手一拍窗户,把窗窗棂拍得稀碎,冲进屋来,上前把被一掀,“哗啦”一声,把蒋俊的肚皮扒开,血呼地流出来。它把蒋俊的心扒出来吃掉,又把肚里的血吸千,然后驾着妖风走了。

因篇幅较长,明日更新,蒋家三代,第一代蒋俊已经被吃了,明天的主角是尸妖和蒋俊之子蒋银辉,明天尸妖将祸害全城百姓,同时为蒋家挣了大钱!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999个短篇鬼故事灵异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